Sunday, March 29, 2009

五十步笑百步

据刚出炉的武吉士南卯区提名名单,总共有13名独立候选人参选,当中有4名国阵党员及两名前民联党员。(摘自:http://www.sinchew-i.com/sciWWW/node/84138?tid=292:)

看到在线新闻,令我谔然的是朝野政党相互讥讽对方闹分裂。

突然,想起了一个小学时老师讲过的故事。古时,梁惠王问孟子治国之道“我对待国家可谓殚精竭虑啊,如果黄河西岸发洪水,我就把民众迁徙到河东,并开仓赈济;河东发水也是如此。看看邻国的管理,没有比我更用心的了;但邻国的民众没有减少,我国的民众也没有增多,为什么呢?”孟子回答说:“大王喜欢打仗,我就用打仗来比喻。两军相接,由士兵溃逃,有的跑了一百步停了下来,有的则跑了五十步停了下来;如果那跑了五十步的取笑跑了一百步的,您觉得如何呢?”梁惠王说:“不可以。逃跑五十步的也是逃跑啊!”孟子说:“大王既然知道这样,那么不要希望民众比邻国多了。(摘自:维基百科)

这情形是否和这些相互讥讽对方的朝野政党很相似呢?会不会是他们小学没听过这故事?不得而知。

或许我读书没他们那么高,看不穿他们的心态。我只知道当自己的政营出现内部问题时,应自我检讨与评估到底是哪里出错以至队员对内部不再效忠与信任。浑浑噩噩,互相讥讽是无补于事的。与其讥讽对方倒不如亡羊补牢。

我不懂他们在相互讥讽时会不会暗地里觉得羞耻。若这情形换成是我,我肯定无地自容想钻进洞中,因为在讥讽对方的同时自己也犯了和他一样的错,感觉就像自取其辱。南朝《弘明集》记载:“岂独爱欲未除,宿缘是畏,唯见其有,岂复是过,以此嗤齐侯,犹五十步笑百步耳。”

Tuesday, March 24, 2009

扬眉

2009年,我拿到了生平以来第一张 Sijil Anugerah, 心情简直可以亢奋来形容。

两个因素使我开心。一,努力受到回报与肯定。二, 吐气扬眉。

为什么是吐气扬眉呢?两年多前的大学第一学期,由于没认真的看待考试,结果拿到差强人意的成绩。有个同班同学从她乡特地致电要我道出积分。她完全没体谅我伤心,一心想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我的痛苦上。

当我说出积分时,她即当嘲笑我得到如此的成绩。当时,我内心有说不出的疼痛,感觉比在伤口洒盐更甚。才知道原来同学间所谓的友情只不过如此。是夜,难忍心酸翻在床上辗转难眠。至此,我下决心努力以期不被所谓的朋友对我冷嘲热讽。

今天,我可以拿到这项荣誉,我想她是幕后的功臣。要不是她的嘲笑与自大,可能我还是一堆烂泥,仍活在深渊中。一种米养千百种人,她的自大让我发觉人性中丑陋的一面。事隔两年多,怨恨的感觉已不复以往。

现在回想,只觉得当初的她很肤浅。无可否认,在大学中成绩是蛮重要的,但人情世故也不容被忽视。奈何,待人处事的学问并不是每个人都学得懂啊!



我的大学恩师与他太太(学姐)。





我亲爱的大学同班朋友,不知毕业后还有这种场面吗?






感谢丽欣的相机,没有它就没有今天的照片了。。



Monday, March 16, 2009

对症下药?

在研钻政策课中,我们选了英化数理政策进行分析。

40份问卷分别派给4种不同阶层的人士(当中包括大学生,家庭主妇,私人界员工及公务员)来考究。分析结果显示大学生及私人界员工都十分赞同这个政策,家庭主妇则处于中上的立场,然而公务员却对此政策有所保留。

显然的,因为受过高深的教育,所以大学生支持英化数理政策。当初进得了大学,他们的英文程度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造诣,更甚的是他们已拥有数理基础及常识。正因为如此,英化数理对他们而言绝非件难差。问题是,英化数理政策是从小一生上落实。他们是完全没有数理基础及英语 根基的小孩,坚持使用英语授数理,他们可以应付得来吗?

私人界员工赞同这个政策因为他们踏入社会后了解英语的重要性。为了经济效益,他们觉得用英语授数理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。他们的想法是对的。的确,在这强食弱肉的社会里,学好英文是必然的‘武器‘。然而,现在落实的并不是改进英语的教学法,抑或增设特别英语班或课程来提升学生程度,而是用英语授数理科。若这项政策只实行在中学,我绝对认同,因为中学生已有数理基础并可以在转换教学语言后融会贯通。倘若是小学生呢?在他们完全没有数理基础及英语根基的情况下,难道要对他们实行填鸭式英语教数理?若强行如此,后果只会扼杀小孩们的数理学习兴趣,大可培养出囫囵吞枣的下一代。

一个政策的成功与失败可以在实行后的数年内看到成果。从2002年敦马建议,2003年实行这个政策至今,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各个阶层争议与风波. 3月7日的下午1时的集会大家肯定忘不了,浩瀚的场面,人们的不安,教育者的心酸皆写尽其中。就撇开想趁机捞取政治资本的政客,其他的教育工作者,种族代表团,及反对此政策的人们,有谁会想要冒着被逮捕的风险在烈日当头下人挤人呢?

政府要加强学生英语程度的出发点是好的。然而,若是方案偏了就会变成无的放矢。那时不止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影响了小孩的学习能力和兴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