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August 29, 2009

风暴

连续几天,横挂报章头版的不外是马华的党乱新闻。

看着峰回路转的剧情,内部格斗的大肆报道,感觉比香港的溏心风暴还来得惊心。

街坊中,挺蔡还挺翁的各执一词。这种情况若发生在以前的战国时代,叛变者绝对是格杀无赦。谁是朝中的忠臣,身为旁观者,我的肉眼看不出来, 眼见的未必是事实。

蔡先生重回党的目的在哪?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吧!

当一个人的野心蒙蔽了道义,什么阴险狡猾的伎俩都会耍出。

在党内互数党员是事小,适逢马华多事之秋时再用力狠狠踩下多几脚,那才是要命。

这一场风暴何时才能停止啊?

Thursday, August 27, 2009

出发



九月一号,将成为P-TECH的正式员工。

正式地加入上班族的行列,投身‘社会大学’ 。

念书都有限定时间完成课程,但做工就不同了。做工不是3年5年就可以断定你的成就而是需要持之以恒的精神来成就你的一生。

这一点,我是初学者。身边的朋友都了解我的个性:善变,直率,没耐心。这种个性绝对是我成功的绊脚石,也是我将面临的挑战。

心,平静了。

不再做抉择,不再思考,不再垂死的挣扎,不再心猿意马。

决定了。

接受所有的祝福与勇气。

9月1日整装出发。

Tuesday, August 18, 2009

四方帽


8月18日,这一天,在我人生中写下了辉煌的一页。

小时候会觉得上大学是件难差,对于完成学士的梦想更是不敢奢望,因为觉得那是件遥不可及的事。直到上了中六,我才开始追逐这梦想。中六那两年,我小心翼翼地,发奋图强以期达到理想,不敢有半点怠慢。结果,我成功考进了国大,走进了人生里的第2个阶段。

今天,最后一次踏入礼堂,心情就像五味杂陈的空气。依稀记得3年前第一次踏入礼堂时还是懵懂无知的大学新鲜人,抱着玩乐的心态,在礼堂里睡觉,昨日的记忆犹新。3年后的今天,踏入相同的地方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心态,很想珍惜那么一刻。

这才知道,在3年里的大学生涯中已经成功改变我幼稚的想法。

国大早已成了我第二个的家。今天离开这个家,真的很不舍。

无奈,当骊歌高奏时,我们只能微笑着道别,感叹时光飞逝并储藏你我的点滴,在无声的夜里尽自回味往昔。

16年的寒窗苦读,造就了今日的荣誉,也成就了明日的前途。一切都是值得的!




感谢亲爱的挨热为我拍相。。。烈日当头,你为我汗流浃背,谢谢你。


感谢我的同乡好友-文美。犹记得3年前刚入大学的时候,你我共度离乡背井的时光。眨眼间,我离开了国大。往昔的光阴却是那么清晰呵。。。


素欣,很庆幸大学第一年我们可以一起回乡,沉闷的回程有你的陪伴。谢谢你。


倩儿,谢谢你来参于我的毕业典礼。很开心,我们认识了3年,哈哈!


多谢师兄的捧场,愿你在怡保事业更上一层楼。


感谢老师的教诲。


我的同班同学。


同班同学,她每次考试总是坐在我前面。。。


我的死党。。。不知何年何日,大家才能共聚一堂。。。
注:我是右二。

Saturday, August 8, 2009

毕业袍


今天一早就整装待发回到了三年里的老地方借毕业袍与四方帽。

毕业,看似轻松,实际上却是件烦人的事。

有人说,要毕业需要花很多

而我则认为毕业不只需要钱还需要很多时间弄很多手续。

还了钱,需填所谓的问卷,再来要按所定的时间大排长龙借袍。接着,必须为家人安排住宿,还有要照时间还袍等。花了无数时间都是在排队等,我的周假就这样消耗了。

终于,我明白当年学兄学姐的心情了!

Sunday, August 2, 2009

到了夏天我就离开(摘自张小娴作品)

今年初春的时候,他女朋友跟他说:

  “到了夏天我就会离开你。”

  那个时候,他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。假如她真的要离开,没有任何理由要等到夏天。

  到了夏天,她真的一声不响走了。

  他四处打听她的下落。后来,她的朋友把一封信交给他。她在信上说:

  “我不是说过到了夏天就离开你的吗?”

  她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。从今以后,她不打算再见他。她已经给他太多机会了。

  她走了,他才知道她说夏天要走,是当真的。他们一起三年了。她很爱他,但是他有两吹不忠的纪录。虽然他最后还是回到她身边,她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有下一次。他以为她舍不得他,绝对不会离开。现在他知道,女人是有一条底线的。

她每次都原谅他,因为他还没把她逼到底线。女人不会告诉男人那条底线在哪里。那条底线可能是——他又向她撒谎。

她给他很多机会,但是到了她设定的底线,她就绝望了,不再留恋。选择夏天,因为他们在夏天相遇。

--摘自张小娴作品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