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anuary 23, 2012

二十六岁的农历新年

今年的新年与往年的新年截然不同。

我好不习惯那种少了家庭成员的感觉。团圆饭时少了一个人,着电视机时也少了一个人,说真的,我好不习惯。

爸爸从今以后都不会与我们团聚了,不再回来了。

爸爸离开了我们而妈妈身子抱恙,好辛酸。

大清早,起程去庙里拜祭爸爸。临别之际,吩咐爸爸别再牵挂,我们会照顾妈妈。

我知道爸爸的牵挂,所以我会好好地疼爱妈妈。

No comments: